退伍兵征服女领导:升迁暗影

带着醉意占有她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闲云先生 本章:带着醉意占有她

    带着醉意占有她

    在王飞儿的身上爆发完毕,高振宇感觉自己身上的能量都被王飞儿给吸去了一般,感觉是全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

    “高振宇大叔,我发现你在这方面跟你本人的性格一样,都挺男人的嘛。”

    听着王飞儿那温柔的声音穿进了自己的耳膜,高振宇本能地一个激灵,脑袋瞬间就清醒了过来,一骨碌从青石板上爬了起来,像是喉咙被人掐住了一样,道:“我们……对不起,我们刚刚的事情其实是不该发生的。”

    “可是已经发生了呀,你刚刚不是很享受的嘛。”在高振宇表现出一副特别郁闷的样子时,王飞儿的脸上却表现出一副颇具玩味的神情。

    而王飞儿的这种神情,却让高振宇的心里越发越觉得难受,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王飞儿继续纠结下去。

    “你现在的心里是不是很郁闷啊?”正在高振宇为今天发生的事情感到郁闷不已的时候,王飞儿却突然意犹未尽地看着高振宇道。

    高振宇这时候感觉脑袋更乱了,甚至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说什么才好,应该说什么才合适,在沉默了半晌之后,他才认真地看着王飞儿,道:“现在实在不知道应该跟你说什么了,你让我安静一下好吗?”

    “切,你真是矫情啊高振宇大叔。”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对不起啊,你又没有做错什么,好啦高振宇大叔,既然你现在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那我们就什么都不要说了吧,先下山再说吧。”

    “嗯。”

    离开温泉的时候,高振宇的脸一直是红扑扑的,他自己都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脸是火辣辣的。

    “你感觉怎么样?心情放松了点没有?”两人上了车子后王飞儿便迫不及待地看着高振宇道。

    经过刚刚的一番“激战”,高振宇现在的状态还是有点陷在里面,所以在面对王飞儿的问候时,他有些恍惚地回应道:“呵,还好吧。”

    王飞儿暧昧地向高振宇贴了上去,轻柔地说:“高振宇大叔,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所以你才会对今天的事情这么紧张啊?”

    “我是有女朋友了……”

    “是么,那你说说看,你的女朋友好看,还是我好看啊?”经过在温泉里的快意“激战”,王飞儿的全身心已经彻底地放松了下来,所以这会儿也有了想和高振宇调侃的想法了。

    “呵呵,你一向都喜欢这么跟人开玩笑吗?”

    “不,我一向都是看碟下菜的,不是什么人我都喜欢开玩笑的。”

    “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你还真是挺无聊的。”

    “我也是现在才发现,你是个这么有趣的人。”王飞儿微微地笑着,话中的调侃味道十足。

    高振宇不再说话,因为此时他的心情已经乱到了极点。

    “我知道你现在的心里很矛盾,男人都是这样,看见女人都喜欢搞上一腿,可是到了关键时刻,都是想不负责任的。”王飞儿笑嘻嘻地看着高振宇道,她现在脸上所浮现出来的神情,和她现在所表达的言语竟然这么的不匹配。

    高振宇柔声回应道:“今天的事情,我只能说对不起,因为已经有了一个女朋友了,我只对她负责,至于我们今天的事情,我想我会换种方式对你负责的。”

    “可是,我可没有要你负责啊。”王飞儿说。

    高振宇本想用巧妙的方式避开这个话题,但听到王飞儿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心底便开始更加郁闷了起来:“小王,说真的,我现在真不知道你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王飞儿跟高振宇调侃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问道:“你不用明白什么,你只要知道,我不想要你对我负责什么。”

    高振宇道:“可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王飞儿道:“因为我觉得你是一个有趣的男人,我喜欢有趣的男人,还有就是你很吸引我,我觉得在我的字典里,只要有这些理由,就足够了。”

    高振宇说:“我知道你是一个洒脱的人,但你应该知道,我有女朋友了,我不能跟你一样,我必须为我的女朋友负责,你能够理解我吗?”

    王飞儿皱了下眉头,说:“你在这人,还真是有趣,我既然不要你对我负责什么,你还担心什么啊?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破坏你和你女朋友之间的感情行吗?这样你总该放心了吧?”

    高振宇本来心里就感到脑袋特别的乱,听了王飞儿的话后,心里于是更乱了,道:“可是……可是我们……”

    “别可是了,专心开你的车子去吧,我现在想睡一下。”

    王飞儿说完,便耐着座椅背,闭上眼睛享受睡眠去了。

    ……

    一整个早上的时间,高振宇的心里都被一种自己也说不上来的心情笼罩着,在王飞儿的强烈要求下,高振宇还是耐着陪着王飞儿在市区里吃了午饭,又被王飞儿拉着去市区闲逛了老半天。在逛街的过程中,高振宇意外地发现,王飞儿这丫头在购物的过程中,买东西基本是靠刷卡的,甚至当买有些贵的东西时,她甚至连眼皮都不带眨一下,让高振宇对这丫头为什么会这么狠的购物感到郁闷不已。

    “高振宇大叔,你看这件衣服怎样啊?”在见到高振宇好长时间都不说话的情况下,王飞儿又拉了拉高振宇的手道。

    “你这么喜欢买东西啊?”高振宇沉默了老板后,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是呀,我看见这些漂亮的衣服,都会控制不住地想把它们买回家,当我看见这些漂亮的东西挂在我的房间和衣橱里的时候,我就感觉特别的爽。”王飞儿笑嘻嘻看着高振宇地脸道,脸上的表情显得特别暧昧,像看自己的男友一样。

    高振宇对她的表情感到特别的不习惯,看着王飞儿朝自己甜蜜着笑着的样子,高振宇只好把脸转向了一边,道:“呵呵,是吗?”

    王飞儿这时候也表现了她的聪明一面,见高振宇的脸上笼罩这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神情时,她忍不住笑着看着高振宇,道:“高振宇大叔,你这是怎么了?我感觉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啊?”

    高振宇这时候其实是有很多话想对王飞儿这丫头说的,比如他想重新和王飞儿划定彼此间的界限,比如他希望王飞儿能够不要因为今天的这一场疯狂而继续缠着自己不放,甚至他还想说服王飞儿不要再缠着自己了。但是他的这些希望,从在温泉里面,他对她的身体产生了一种本能的迷恋,从他们之间发生了不该发生的温存之后,高振宇就已经失去了一切可以和王飞儿谈判的资格。

    “怎么了高振宇大叔,你怎么不跟我说话啊?”见高振宇在自己的面前愣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之后,王飞儿又拉着高振宇的手臂问道。

    高振宇这才稍微缓过了神来,道:“哦,我在听你说话。”

    “那好,你现在回答我,刚刚我跟你说了什么啊?”

    “呃……”

    “呃什么呃啊,我看你刚刚根本就没有听我说话嘛。”

    “呵。”

    王飞儿没好气地看着高振宇那张刚毅的脸,道:“唉,好啦好啦,大叔,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根本没有在认真听我说话的嘛。”

    “嗯。”

    “你嗯什么嗯啊你。”王飞儿白了他一眼道,“我刚是在问你,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

    “这个……我没有什么话要对你说的。”

    “真没有?”

    “这个真没有。”

    正在王飞儿和高振宇昨晚交流开始沉默的时候,店里的服务员就趁隙对王飞儿征求意见道:“小姐,请问这件衣服您还满意吗?要不要试试看啊?”

    王飞儿对女服务员说了她想要那件衣服之后,便开始跟着女服务员向试衣间方向有去去。而高振宇却因为王飞儿那叽叽喳喳的声音在耳边消失掉,心情便一阵豁然起来。

    王飞儿换衣服的动作很慢,高振宇等了十来分钟,也没有见她把衣服换好,正准备考虑是不是要提前离开的时候,高振宇口袋里的手里却突然铃声大作了起来。他于是本能地将手机从口袋里拿了出来。

    电话是孔秀兰打来的,孔秀兰能在周末给高振宇打电话,足以证明她现在是方便接电话的。高振宇知道这个道理,就毫不客气地对着电话道:“姐,你现在在干嘛呢?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呀?”

    电话里很快传来了孔秀兰那笑吟吟的声音:“傻小子,你现在是不是在陪着女朋友买衣服呀?”

    高振宇心里随之一怔,道:“姐……你怎么知道我在……在服装店呀?”

    “傻小子,你把脸转向门口看看吧,我就在外头呢。”

    “是么姐?”高振宇说完,就本能地将头转向了店外。而当他将眼睛望向了店外的时候,他很快就看到了孔秀兰那熟悉的身影,正站在对面的一家商店前,向他优雅地招手。

    “姐,你今天也来逛街啊?”高振宇郁闷地对着电话问道。

    孔秀兰说:“是呀,今天我刚好和一个朋友出来逛街,刚刚我是出来接电话的时候看见了你,见你和一个小女孩在店里,我就知道你是陪着女朋友来的。”

    “姐,其实……”

    高振宇刚刚想向孔秀兰解释自己和王飞儿之间的关系根本不是她想的那样时,孔秀兰却突然对着电话笑道:“好啦傻小子,你现在先别纠结这么多了,你女朋友出来来啦,我们现在先聊到这里吧。”

    “哦,好吧。”

    挂掉了电话,高振宇刚刚将手机放进口袋里的时候,身后便传来了王飞儿那熟悉的声音:“高振宇大叔,你刚刚在跟谁打电话啊?”

    高振宇道:“跟我们领导打电话呢。”说完这些话,高振宇本来地朝孔秀兰的方向望去,这时候他发现孔秀兰也在不远处看着他和王飞儿交流,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情,高振宇竟然不敢再继续盯着孔秀兰看了。

    “大叔,你看我这身衣服好看不好看啊?”王飞儿征求性地看着高振宇的。

    高振宇很随意地看了她一眼,道:“呵呵,挺好看的。”

    “是吗?你没有骗我吧高振宇大叔?”

    “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那你问我这个问题,还有什么意思啊?”高振宇吐了口气道。

    “呵呵,高振宇大叔,你说的也对,那好吧,那我相信你得了。”

    高振宇点点头,不愿意和她多说什么了。

    “高振宇大叔,你现在送我回家吧。”晚上十点多的时候,王飞儿才舍得向高振宇提出了这个要求。

    被王飞儿拉着在街上瞎逛了一整天的时间,高振宇终于听到王飞儿向他提出送她回家的要求了。这下子高振宇心里总算豁然了一点:“哦,你家住在哪里?我马上送你回去吧。”

    “我现在不想回家,我家就住在了大学城附近,高振宇大叔,你把我送到大学城吧,然后顺便到我的家里坐坐吧。”她笑嘻嘻地看着高振宇道。

    高振宇郁闷地叹了口气,道:“好啦王大小姐,我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走吧,我送你回家。”

    “切,给你一次护送本小姐回家的机会你还不知道珍惜,我告诉你吧,要是别人的话,本小姐可是不会给他任何的机会呢。”

    高振宇咧着嘴苦笑了一番,然后便不想在和王飞儿交集什么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和王飞儿之间交流的再多,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既然交流是件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那干嘛不好好保持沉默呢?

    这么一想,高振宇干脆将嘴巴闭上,在沉默的状态中认真地开起了车子。随着车内的沉闷气氛开始蔓延,王飞儿便控制不住地问道:“高振宇大叔,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女朋友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生啊?我想你应该是很爱她吧?”

    高振宇听着王飞儿的话,不禁想起自己和陈曼妮之间的情感,开始对陈曼妮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愧疚感,的确自己和陈曼妮在一起,是因为她觉得陈曼妮是一个极为不错的姑娘,并且两人之间还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所以为了不伤害陈曼妮这丫头的心,高振宇也只好强迫自己去好好爱着陈曼妮,甚至为陈曼妮尽量少去和别的女人产生情感。

    可是,自己现在和王飞儿之间的关系算什么呢?真是可笑啊,高振宇不禁自嘲地笑了起来。

    “高振宇大叔,你怎么啦?怎么不说话了呢?”见高振宇不说话王飞儿于是又开始问了起来,“怎么说到你女朋友的话题,你都不想理我呀?是不是你这女朋友让你很揪心呀?”

    高振宇一边加快车速,一边苦笑着回应道:“你刚刚不是告诉我,你不会让我因为你的因素,破坏我和我女朋友之间的关系吗?”

    “哎呀,高振宇大叔,你未免也太小气了吧,我保证不会破坏你和你女朋友之间的关系行不行?”王飞儿不以为然地看着高振宇道,“我只是想对你女朋友的女朋友稍微有些了解,这还不行吗?”

    “当然不行,因为这对你来说,是件毫无必要的事情。”

    “高振宇大叔,你个小气鬼。”

    高振宇不去搭理她,而是继续认真地开着自己的车。

    “高振宇大叔,你先别这么早高兴嘛。”当自己的话题丝毫得不到高振宇的反应时,王飞儿脸上的表情便马上不满了起来,“我之前答应你不会让你因为我的事情,而和你女朋友之间的关系造成裂痕,其实是有条件的。”

    高振宇当然知道,从自己和王飞儿之间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之后,自己和王飞儿之间的关系就没有说断就能断那么简单了。所以面对王飞儿这自以为得意的态度,也只是冷笑了一声,道:“你还想怎样?难道你还有别的目的吗?”

    “嘿嘿,那肯定有啦。”

    高振宇自嘲了地笑了一番,然后便加快了车速,向前方奔驰而去了。

    “你都不问问我,我想对你提出的要求是什么吗?”王飞儿见高振宇不理自己,于是就主动问了起来。

    高振宇苦笑了一番,道:“既然你想要向我提出所谓的要求,我相信不用我问你也会告诉我的,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再问这么多的废话呢?”

    王飞儿听着高振宇的话,不仅不生气,反而很高兴地看着高振宇道:“高振宇大叔,你可真是一个有性格的男人啊,哈哈哈,我喜欢你这样有性格的男人。”

    “无聊。”

    “什么无聊不无聊的,高振宇大叔,我感觉你很怕我。”

    “真是无聊透了。”

    “你现在开车的速度很快,是因为你想利用自己的车速,掩盖住你内心的惶恐,对吗?”

    “好啦,你刚刚不是说要向我提出你所谓的要求吗?还说这些没用的话干嘛?”

    “嘿嘿,我看我就不难为你啦。”王飞儿轻轻地拍着高振宇的肩膀道,“你放心吧,只要你能够做的像今天这么好,那我以后绝对不会为难你的,这样总行了吧?”

    “这就是你跟我说的所谓的前提?”

    “那是,就这么简单,这下子你应该满意了吧?”

    高振宇甚至觉得去搭理王飞儿,对自己来说都是对自己智商的侮辱,所以他干脆也就不想再说什么了。

    不知不觉之间,王飞儿的住处到了,王飞儿的住处在一片豪华的小区里,高振宇将她送到了楼下,就把车钥匙还给了王飞儿道:“车钥匙给你,我现在要回去了。”

    “嘿嘿,难道你就不想上楼陪陪我?”

    “算了,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我还有事情要回去处理一下。”

    “小样儿,说话都成惯性了哈,算了,既然你现在不想上楼,那就算了吧。”

    高振宇看了王飞儿一眼,心情极其复杂地说:“那好吧,我先走了,你自己上楼吧。”

    高振宇在说完这些话后,便转身离开了,而王飞儿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禁从心里发出了一阵感慨,心想高振宇可真是一个和别人不一样的男人啊。

    ……

    高振宇回到自己的住处后,内心里极其的复杂,毕竟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实在是太突然了,他感觉自己进入王飞儿身体的那一刹那间,就跟进入了一个错综复杂的迷宫似的,怎么进去和怎么出来的情景,似乎都想不起来了,脑袋里迷迷糊糊的,像是在想很多东西,又好像其实什么东西都没有想。

    好在这种感觉虽然强烈,但是来的也很快,大约到了凌晨一点多的时候,高振宇的脑子里也只是胡思乱想了,他刚刚开始的时候,想的也紧紧只是自己今天和王飞儿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但接下来他又想到的东西就多了起来。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又想起了陈曼妮的对他的感情,想起了陈曼妮为了他而付出的那么多让他感动的事情。接着又想起了一向对他又像情人又像老师的孔秀兰的,兰姐对自己多好啊,把自己差点都当成是亲人了,要知道步入官场一来兰姐可是教了自己不少的东西啊。再后来的时间里,高振宇所想的东西也就越来越来越杂了,甚至连曾经和他也有几个浪漫夜晚的尤佳、和他缠绵的骨头都酥了的曾珊珊、和他一直都无法定位情感关系的吴佳玲,这些女人和他的一段段过往的情景,竟然向一张张老旧的默片一样,在他的脑海里浮动着。

    然而,在他想到了吴佳玲的时候,脑袋里又想到了吴佳玲现在还在面临的困境了,想到自己和何大民之间还有一系列的戏是需要演完的。于是乎,便马上有了主意。

    高振宇打定了主意之后,马上就欣然地将下了床,从抽屉里拿出了之前买的魔音手机,开始给何大民打起了电话。

    随着电话一大通,高振宇便听见了电话那头何大民那沙哑的声音:“喂,你是谁呀……”

    “何处长,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呀,我是谁你还不知道吗?”高振宇对着电话阴阳怪气地说道。

    事实上,在刚刚接到高振宇的电话时,何大民看见没有保存的陌生号码,以为只是一般平级的干部打电话来了(一般情况下,下级是不敢晚上打电话给领导的。而上级晚上有什么事情,都是让秘书打电话),所以才会那么公事公办地说话。现在听到电话里阴阳怪气的声音,便马上缓过神来,迅速地看了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努力地回想一番,终于想到这通电话的来历。

    “原来是你呀,你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呢?”

    “当然是我,不然你以为我是谁呀?”

    “你打电话给我,就是为了让我陪你绕下去?”

    “我没这么无聊,我找你是因为我想向你说点事情。”高振宇对着电话刻意发出了一点冷笑。

    何大民明显地感受到对方话中的这股寒意,道:“那就请你好好说说,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呢?”

    高振宇冷笑道:“何处长,我记得之前我可是跟你说过,我希望你能够帮我搞定吴佳玲,好像你对我的话很不当一回事儿呀。”

    “我怎么不把你的话当成一回事了?怎么,你在吴佳玲那边碰壁了?”

    听着何大民故作沉稳的话,高振宇心想,你现在还行嘛,竟然还能这么沉稳,我倒要试试,看你能够沉稳多久。这么一想,高振宇的恶作剧心理便油然产生了。

    “何处长,我看您现在倒是淡定的很呀,是不是想尝试一下不淡定,内心极度不安的心理呀?”

    听完了电话那头的高振宇神秘兮兮的话,何大民马上便担心地对着电话道:“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呵呵,何处长,我想干什么难道你还不知道吗?你现在这么不配合我,要是我把你和温可妍之间的**录像发布到网络上去的话,你觉得在网络上会得到多好的效果啊?”

    “你……你不要乱来,你到底想要什么,我们可以直接跟我提出来,你干这些事情我倒是觉得一点意义也没有。”

    听着电话那头何大民惊恐万分的声音,高振宇不由得感到一阵心里满足,心想你何大民之前不是听牛的吗?我在给你当干事员的时候你不是也对我颐指气使的吗?现在怎么在我的面前表现出这么一副衰样子呢?

    高振宇享受了一番内心里的那种快意的感觉,便换了一副语气,对着电话道:“何处长,你这就对了嘛,你瞧瞧你之前的态度,多么没有诚意啊。”

    何大民心里顿生出一种被疯子缠上的感觉,但他又拿这个疯子实在没有办法,于是也只能无奈地对着电话,道:“好吧好吧,能请你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吗?”

    高振宇耍了一会儿何大民,心里该得到的满足也得到了,便换了口气,笑吟吟地对着电话,道:“何处长啊,我刚刚其实都已经说了,我觉得你没有帮我向吴佳玲做思想工作的吧?”

    何大民刚刚收到了电话那头那个家伙的威胁,这会儿便不敢再摆出了刚刚那种姿态了,用软乎乎的语气,对着电话道:“我想你误会我了,事实上我有在帮你说话啊,我一直都帮你在做吴佳玲的思想工作啊。”

    高振宇道:“可是,我觉得这个吴佳玲好像并不把我当成一回事啊,如果你有帮我做她的工作的话,你觉得她会对我那么不屑一顾吗?”

    何大民琢磨了一下,道:“你这话怎么说?”

    高振宇在心里酝酿了一番接下来该说的台词,便开始妆模作样地道:“我最近可是打了好几个电话给你的手下吴佳玲啊,可是你的手下吴佳玲却丝毫不把我跟她说的事情当成一回事儿,还把我的话当成疯子的疯言……甚至这段时间里我因为有事情要离开汉江,想要见吴佳玲一面,吴佳玲竟然一点要也不肯配合我,这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何大民心想对方的行为不是疯子是什么?正常人谁会干出这么疯狂的事情来?不过何大民现在倒也忌惮电话那头的“王林”,毕竟他的把柄还紧紧地被人家控制在手里,如果不好好在别人的面前保持低调,那岂不是自取其辱的行为么?所以他本能地想到了用软法子和对方接触。”

    “原来你说吴佳玲不配合你呀?“何大民尽量对着电话赔笑道,我想这中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高振宇冷冷地对着电话道:“是吗?那我倒是想好好听你说说,你嘴里所谓的误会又是什么啊?”

    何大民道:“我之前的确是帮你劝导过吴佳玲的,并且我还是很认真地劝过吴佳玲,当时她说会好好考虑考虑的,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她考虑了之后却这么跟你说话,不过你放心,我会帮你说服她的,我会帮你说服她的。”

    高振宇得意地对着电话笑道:“嗯,这还差不多嘛,何处长,那我就麻烦你啦。”

    “嗯嗯嗯,我会帮你把这件事办好的。”何大民试探性地问道,“那么,请问你什么时候打算见吴佳玲,我给你好好安排安排。”

    高振宇的心里这时候突然想起自己之前向温可妍透露过“王林近期要离开汉江躲避督查处督查的”的消息,于是便在心里留了个底,对着电话深吸了一口气,道:“最近就算了吧,我因为有点事情要离开汉江,等我这件事处理完了,我会回来找你的。”

    何大民听完了电话这头“王林”的话,心里也就稍微地放松了一点,心想温可妍得到的信息果真是准确,王林这小子的确是要离开汉江市躲避风头了。于是他心里马上又来了一个计划。

    “小王,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你现在是因为被督查处的人的找上,所以你想离开汉江避风头吧?既然你现在也有不方便的地方,我想我们还是换一种合作关系怎么样?”何大民想了一会儿便开口高振宇问道。

    高振宇冷笑道:“那就请问何处长,你想要怎样的和做法啊?”

    何大民道:“我可要帮你搞定督查处的那帮人,让他们不要再去找你麻烦,我想这样一来的话,你也可以不用离开汉江,况且这段时间里我还可以帮你和吴佳玲之间好好撮合撮合,你说这不是一件难得的好事情吗?”

    见何大民为了试探自己,竟然都废了这么多的心思了,高振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知道自己此时若和何大民纠结太多的话,很有可能就会着了何大民的道,所以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和何大民结束交流,给他留点想象的空间才是。

    当然,给何大民留点想象空间的同时,高振宇还得再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要让何大民相信自己就是王林。

    高振宇想了一会儿,道:“呵呵,何处长啊,你果真是一个聪明人啊,连我现在的处境都摸得很清楚。不过你这个人实在是太精明了,精明的让我感到害怕啊,所以跟你合作的事情,我看还是算了吧。另外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诉你,我的事情自会有人帮我处理,你就不必为我担心啦。”

    高振宇说完,便毫无悬念地将电话挂掉了。而电话被高振宇挂掉了之后,何大民的心里也随之一紧:王林这小子既然不怕被督查处找麻烦,看来背后还真是有点靠山啊,不然的话怎么会不要在自己的帮助额?这么一想,他的心里便紧张了起来。

    何大民在被高振宇挂掉了电话之后,心里的郁闷便随之升级了起来,他实在没想到自己到了最后竟然被王林这么个小角色给威胁了,心里的无名怒火简直烧到脑门去了。

    心里有火,那就应该好好地泻火了。

    何大民想要泻火,首先想到的人就是吴佳玲这小女人了,晚上他想找吴佳玲好好地释放一下心里的郁闷之气,顺便再好好教教她王林再打电话过来应该如何应对,毕竟王林的事情已经搞的何大民脑袋快要炸开了。

    可是,当何大民带着郁闷的心情,去了吴佳玲的住处时,却发现吴佳玲此时并不在住处,打电话给她,她说跟白南音去一个亲戚家里过夜。

    何大民的身体简直是要爆炸了,离开了吴佳玲的家,他就打了一辆车子,去了他最近常去的那家“金盛”会所,在会所里点了一瓶酒喝了起来。喝了半天的酒后,何大民又因为想起了之前被“王林”的威胁,在酒劲的作用下,他竟然控制不住地给温可妍打起来了电话,并且准备将温可妍招致“金盛”会所,一来供他消火解闷,而来他还想就着此事和温可妍好好合计合计,把目前这个难关度过再说。

    ……

    这天晚上,温可妍在凌晨两点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何大民的电话,何大民在电话中安排她现在去一趟“金盛”会所,说是他现在有点重要的事情想要跟她谈谈。于是温可妍就带着她的满心期待去了“金盛”会所,在金盛会所的包厢里面,她只见到了何大民一个人在里面。

    何大民现在已经喝得差不多了,整个人的脑袋都是昏沉沉的,见到温可妍进来,他的眼睛立马一亮,对温可妍道:“呵呵,小宝贝……我的小宝贝……你来啦……”

    温可妍朝何大民走了上去,道:“何哥,你不是有事情要跟我说吗?你怎么自己喝多了啊?”

    何大民心里被一阵邪火控制的,好不难受,见温可妍已经走过来了,就拉着她光洁如玉的手臂,道:“宝贝儿,你好好陪我……好好帮我**一下吧,我都累坏了。”

    “怎么了何哥?你叫我过来,还在电话里说有事情要对我说,难道就是为了这个?”听完了何大民的话,温可妍不禁感到一阵不爽,她温可妍好歹也是一家公司的老总啊,怎么能够在这大晚上的时间里,被何大民这样的老家伙随叫随到呢?

    “你先帮何哥**一会儿再说吧,何哥要跟你说的事情啊……那可是件很重要的事情哩。”

    温可妍虽然搞不懂何大民的话是真是假,但还是轻轻地为何大民**了起来,一边**,一边娇滴滴地道:“我说何哥啊,今天又是因为什么事情喝酒啊?你瞧你,都喝的这么高,呵呵呵。”

    “别提了……你何哥我现在……真是郁闷的要死啊,我告诉你…………我……”何大民嘴里吐着酒气儿道,看样子还真是没有什么事情可高兴的。

    温可妍接着帮何大民**起了额头来,并且一边小心翼翼地**,一边用试探性的语气道:“呵呵,何哥呀,那你要跟我说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事啊?”

    何大民因为被温可妍那柔软的小手**着,身体舒服的不由得动了一下,道:“去他妈的,今天老子被王林那小子又整了一顿,真他妈的晦气啊。”

    温可妍听到王林的名字,本能地紧张了一下,说:“何哥,这王林到底怎么了?他又拿着我们的事情去威胁你?”

    “是呀,这小子竟然威胁我,我他妈总有一天弄死他……”何大民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吐着酒气。

    温可妍又轻轻地何大民的身上**了已经,当发现何大民是真的醉了的情况下,她才继续追问道:“何哥,王林那小子究竟是怎么威胁你的呀……”

    何大民说:“是呀,刚刚他打电话过来了,竟然对我说了那么多不客气的话,他妈的,看来是我不发威,他就把我当成病猫啊”

    温可妍心里怔了一下,继续看着何大民的脸问道:“何哥,你把我叫道这里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何大民却不管温可妍向他问出来的这些问题,他继续任由着自己的想法说:“对了小温,那个王林的……王林的事情你从吴吉章那边得到的信息是对的……王林现在的确是已经被督查处盯住,所以最近这段时间里他是不敢再回到汉江瞎搞了……”

    听到关于王林不敢在汉江继续呆下去的话题,温可妍本能地打起了精神说:“何哥,这么说,王林那小子目前暂时威胁不了我们了?”

    “不,他对我们的威胁可没有那么容易接触,我们现在只是得到了一个可以暂时解脱的时机而已……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整点事情,我担心到时候我们会更加被动。”何大民虽然说话不再对断断续续了,但是醉意还是非常的浓烈。

    温可妍:“何哥,那你说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啊?我看你这样子,好像都已经胸有成足了,所以……”

    “现在我们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趁着这个机会化被动为主动……”何大民吐着酒气儿问道。

    “哦……我们应该如何化被动为主动呢……”温可妍一时间不小心,把**何大民大腿的手按到了何大民的大腿根部去了。

    “啊……”何大民爽的叫了一声,“小**……你往下……你往下弄……”

    温可妍听到何大民的声音,马上就乖乖地往下倒腾了起来。

    “啊……啊哦……啊哦……。何大民爽叫声一浪赛过一浪。

    何大民实在忍不住在温可妍娇美的脸蛋上亲了一口,醉醺醺地道:“小**……来,来好好地伺候何哥把……”说着在一阵迷糊的状态中,把手伸向了温可妍的小裙子内。

    “何哥,你别动,我们还要谈正事哩,你怎么突然要这样呀,何哥……”

    “小宝贝,正事儿可以慢慢谈嘛,现在对何哥来说,你就是最大的正事儿了,快点好好陪陪何哥吧。”受了刺激后的何大民哪里还有什么心思说正事,只想马上将温可妍法办了了事。

    “何哥,你讨厌,讨厌死了你。”

    温可妍本能地怔了怔,但很快就平静下来,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就不反抗了,很温顺的躺在何大民的怀里。带着醉意的何大民更加放肆了,右手从她裙里,并摸到她的大腿根,用几个手指勾着她的**,中指在寻找她的小花园入口。

    “何哥,你真是色狼,不要……不要嘛…。”她面颊嫣红,咬着嘴唇,一双美丽的眼睛有些温怒似地瞪着何大民,只是象征性地反抗几下。

    何大民搬动她身体令她仰身躺在何大民的大腿上,右手掀起她的裙子欲摸弄她,她脸上做出恨恨的样子不停地扭动着上身,而她下身却自动摆出右脚踩在沙发上,左脚直伸在沙发下,双腿张得大开的**。叫何大民心态百味,欲罢心不甘,真不知她是不愿意,还是发浪了渴望男人。

    “嗯,何哥,别这样嘛。”她咬着嘴唇还在恨着,下身却在很兴奋地反应之中。

    “小**,谁让你一直引诱我,我……我要狠狠地搞死你……。”何大民吐着酒气恨恨道。何大民实在忍不住在她娇美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相信地道:“小**……我要…………我要你……”何大民越来越感到她是在逗着何大民,因为插在她小花园里的中指已经感受到她的湿滑。

    “讨厌,讨厌死了。”她脸嫣红地笑着说道。温可妍又做出一副恨恨的样子,却由何大民摆弄她坐直身子后,把她大腿张开,中间放了一块沙发坐垫后,何大民当着她的面**裤子,以为脑袋里的酒精作祟,他真是一点儿羞耻感也没有。

    “怎么样,小**,何哥很厉害吧……。”何大民笑嘻嘻地跪立在她张开的大腿中间,双手伸过去,一边隔着她轻薄的衣裙按揉她丰挺的**,一边嘻皮懒脸地笑道:“美丽的小**,我……我来啦……。我要干死你…………”

    “不要……不要嘛!”她好象想笑但还是很费力地沉下脸对何大民说道。

    “快来吧!”何大民将她的裙摆掀开露出她的**,把翘挺的大家伙按平后刚好对着她的小花园如口。“我来啦……”何大民说着腰部一挺,把粗挺的大家伙一大半一下子插进了她已经流出了水的小花园里。

    温可妍见何大民都恢复了男人的本性,便不敢再问他什么了,她嗯啊地哼了一声,竟是吃吃地调笑着道:“不要……不要嘛……”

    何大民的大家伙已经插进了她温暖的小花园里,何大民一边**她,一边用双手按揉着她的**笑道:“弄死你,弄死你……我他妈弄死你……”这么一通这样,他心里被人威胁的怨气终于得到了一些缓解了。

    “啊……不要啊……”她更是娇媚地笑道。何大民用力将大家伙向前一挺,几乎整条大家伙都插进了她的小花园里,只见她:“嗯啊”地哼了一声,咬着嘴唇道:“讨厌,何哥你弄疼我了。”

    何大民懒得废话,直接将大家伙一点一点地往外退,她的**很多,小花园又很紧,何大民明显感到往外退大家伙的时候,她的小花园在用力夹紧何大民的大家伙,当何大民的大家伙头已经退到了她的小花园口,已经是无洞可退了,何大民见她仍是眼睛冷冷地望着何大民,似乎真的没有什么**与何大民淫乐,何大民顿时有些来气,一咬牙就要把大家伙头退出她的小花园口。

    “何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她突然很娇媚地望着何大民笑道。

    何大民将大家伙往里插,一边往复地**她的小花园,一边伸手到她高耸的乳胸上轻捻她的两颗已经发硬的**笑道:“舒服,小**,你可真会弄啊。”

    “何哥,你慢点,慢点啊?”她吃吃地娇笑道,她说完高高地昂起脸,一副得意的样子。

    “弄死你……弄死你…。”何大民的喉咙里只发出了这样的反应。

    她咯咯咯地娇笑着,柔软的腰部在扭动着,含羞道:“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她丽脸嫣红娇嗔地扑过来就在何大民鼻子上咬了一口。她咬得很轻,却更加地刺激何大民故意的欲念,抱起她的身子,何大民控制不住地将她横放在床上,对她发起了一阵猛烈的**。

    “哎呀!轻点,你的太长插得何大民好深,胀死了。”她呻吟着道。

    她丽脸红艳艳的,羞笑着望着何大民道:“何哥你好厉害,弄得我……我要死了……”何大民很得意,干脆将她的双腿抬到肩上,又对她发起了猛烈的**,看她骚浪得可怜楚楚的样子,何大民咬了咬嘴唇,又加速猛烈地**她……

    何大民双手也紧紧抓住她的细腰,将她的身体直上直下的让小花园能垂直抽、插着他的小弟弟。她急扭动全身,享受做着干的乐趣,不时的发出呻吟声,声声悦耳。

    随着一阵爆发,都净化终于感觉自己全身虚脱了一般,整个人干脆瘫在了温可妍那娇滴滴的身子上……

    何大民在温可妍的身上得到了满足,之前被人威胁的怨气也瞬间一笔勾销了,他轻轻地摸着温可妍的脸,道:“小东西,你可真是个**啊。”

    吴佳玲虽然已经被何大民搞的满脸通红,一副快要虚脱的样子,但她的脑海里还记着刚刚何大民跟她说的事情,便喘了口气,说:“何哥,你刚刚跟我说你有办法,这到底是什么办法啊。”

    “是呀,小宝贝,要不是你跟我提及这个事情,我还差点忘了除了你这小东西是我的正事,我还有一件正事呢。”何大民笑嘻嘻地**道。

    温可妍没有搭理她的**,只是摆出了一副人很的样子说:“何哥,那你就快点跟我说吧,我们接下来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啊?”

    何大民揉住了温可妍那搜软的腰肢,道:“现在呀,我们必须使用多管齐下的方式,让这个王林事件彻底消除,让他再也威胁不到我们。”

    温可妍倒吸了一口凉气道:“嗯?”

    何大民说:“所谓的多管齐下我需要你来帮我,你不但要帮我从吴吉章那边下手,而且还得从督查处那边下手。只要把督查处和吴吉章都控制住,我们才能更好地控制住局面,才能不让这把火烧到我们的利益。”

    温可妍淡淡地笑了一下,说:“何哥,你说的倒是有点道理,从吴吉章身上下手我是可以做到,但是从督查处下手,我看我没有这个本事吧,督查处的重要领导我一个不认识。”

    何大民听了温可妍的话后,却自信满满地说:“的确,督查处里的两个领导都不好搞定,但是督查处里有一个人只要你能够搞定,就可以了。”

    温可妍本能地问道:“是谁?”

( 退伍兵征服女领导:升迁暗影 http://www.shubao666.com/0/15/ ) 移动版阅读m.shubao666.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退伍兵征服女领导:升迁暗影》,方便以后阅读退伍兵征服女领导:升迁暗影带着醉意占有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退伍兵征服女领导:升迁暗影带着醉意占有她并对退伍兵征服女领导:升迁暗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